全面收录各类法律文书合同资料
法律文书 | 合同大全 | 经典案例 | 法律论文 | 法院判例



典型案例库

婚姻家庭典型案例 | 医疗纠纷典型案例 | 保险典型案例 | 担保典型案例 | 专利权典型案例 | 著作权典型案例 | 商标权典型案例 | 公司企业典型案例 | 合同典型案例 | 道路交通典型案例 |

演出组织者应取得著作权人许可并支付报酬

2008-02-22 来源:互联网 作者:佚名
核心提示:案情回放 2004年11月19日晚,《大地飞歌——群星西安演唱会》在西安城运村体育馆举办。演出宣传单载明:主办单位是中国演出家协会和甲公司,承办单位是乙公司和甲公司。原告中国音乐著作权协会(下称音著协)向法院提起诉讼称:演唱会中表演的8首歌曲侵犯了其行使的表

  案情回放

  2004年11月19日晚,《大地飞歌——群星西安演唱会》在西安城运村体育馆举办。演出宣传单载明:主办单位是中国演出家协会和甲公司,承办单位是乙公司和甲公司。原告中国音乐著作权协会(下称音著协)向法院提起诉讼称:演唱会中表演的8首歌曲侵犯了其行使的表演许可权,要求被告甲公司、中国演出家协会和乙公司连带赔偿损失及诉讼合理开支12万余元。诉讼中,甲公司下落不明,公告送达,缺席审理;中国演出家协会辩称自己不是演唱会组织者;乙公司辩称与甲公司有合同约定对外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法院审理查明:音著协与涉案歌曲著作权人签订了著作权合同,著作权人同意将其音乐作品的公开表演权、广播权和录制发行权授权音著协以信托的方式管理,音著协有权以自己名义同音乐作品使用者商谈使用事宜,以及向侵权者提起诉讼等事实。另查明:甲公司与中国演出家协会签订协议约定,后者负责邀请演员,甲公司作为承办单位,办理演出批复手续。乙公司与甲公司签订合同约定,双方共同举办演唱会,乙公司负责办理营业性演出审批手续;甲公司为活动的出资方,对演唱会所产生的经济纠纷以及由此所引起的法律责任和其它不良后果由甲公司承担;乙公司为本次演唱会的承办方,有权出席演出的相关活动,与演出相关的宣传资料上显著标明乙公司全称和相关图文资料。乙公司在签订合同当日,向陕西省文化厅报送了关于举办演唱会的请示,并得到同意举办演唱会的批复:本次活动由甲公司主办,乙公司承办,所需费用由甲公司承担,并要求按照《营业性演出管理条例》、《营业性演出管理条例实施细则》的规定组织演出。之后甲公司制作和发布了演唱会宣传资料载明,演唱会的主办单位是中国演出家协会和甲公司,承办单位是乙公司和甲公司。还查明:演出之前,中国演出家协会对演唱会宣传材料使用自己名义提出批评,甲公司亦出具“证明”,对宣传材料上未经同意而擅自使用演出家协会名义道歉,并表示愿意承担因此产生的一切责任。

  法院认为,音著协作为著作权集体管理组织,依法获得著作权人授权,是适格的原告,有权对被告提起侵害其表演许可权的侵权诉讼;甲公司和乙公司是演唱会的实际组织者,对原告承担连带赔偿责任;演出家协会不是演唱会的组织者,没有侵犯原告合法权利,依法不承担侵权责任。遂判决:甲公司赔偿音著协损失人民币4万元,乙公司对此款项承担连带赔偿责任;驳回原告其余诉讼请求。

  法官点评

  本案有三个焦点问题。一是关于音著协是否为适格的权利主体的问题。著作权集体管理组织被授权后,可以以自己的名义为著作权人和与著作权有关的权利人主张权利,并可以作为当事人进行涉及著作权或者与著作权有关的权利的诉讼、仲裁活动。本案所涉音乐作品著作权人分别与音著协签订的音乐著作权合同,约定将其音乐作品的公开表演权、广播权和录制发行权授权音著协以信托的方式管理,音著协有权以自己的名义向侵权者提起诉讼。由此说明,音著协与著作权人之间通过合同的方式产生了平等主体之间的信托性质的民事法律关系。著作权人将其作品委托音著协管理后,音著协可以以自己的名义在他人未经许可公开表演会员登记音乐作品时,根据法律和合同在委托权限范围内以自己的名义进行诉讼。因此争讼之音乐作品著作权的集体管理组织音著协,作为本案原告的权利主体是适格的。

  二是关于三被告是否侵犯了音著协本案争讼之音乐作品的公开表演权问题。首先,甲公司、乙公司是否侵犯了上述音乐作品的公开表演权问题。本案中不仅在演唱会的宣传资料载明承办单位是乙公司、甲公司,而且,在乙公司与甲公司签订的合同中明确规定双方共同举办演唱会,以及乙公司在给省文化厅请示报告和正式批复内容等一系列事实证据足以认定乙公司与甲公司是演唱会的组织者,即未经音乐著作权人和音著协的许可,以商业盈利为目的,擅自演出上述音乐作品,其行为侵犯了音乐著作权人对作品享有的使用权和获得报酬权。其次,关于中国演出家协会是否侵犯了上述音乐作品的公开表演权问题。音著协认为演唱会宣传资料上载明中国演出家协会为主办单位,中国演出家协会认为其并非演唱会的主办单位。纵观本案中国演出家协会与甲公司签订的演出协议,以及甲公司就演唱会在有关宣传资料上载明中国演出家协会为主办单位出具证明内容,以及甲乙公司合同内容、报批文件内容,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足以证明中国演出家协会系受甲公司委托负责演员的邀请工作,对宣传材料称其为主办单位事前不知情,事后亦不予追认,并非演唱会的演出组织者,其行为不符合侵权行为的构成要件,主观上没有过错,因此中国演出家协会并未侵犯争讼之音乐作品的公开表演权。

  三是关于本案损害赔偿额的确认问题。原告诉请赔偿损失及为制止侵权所支付的合理开支,符合法律规定,法院依法予以支持。但音著协请求以演唱会所在体育馆座位数、演唱会不同档次票价的平均值、使用其管理作品在全场演唱歌数所占比例,作为赔偿损失依据不足,法院依法不予全额支持,酌情确定每首歌曲赔偿约5000元,连同合理开支共计赔偿数额为4万元人民币。

  中国知识产权报·孙海龙

2008-02-22 来源:互联网 作者:佚名
分享到:



网友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密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中律网保持中立
头条推荐
热门法律知识
法律专栏热门文章
相关法律咨询
声明:中律网汇聚各类法律知识资料仅供大家学校交流使用,部分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提供,如认为侵害了您的权益。敬请告知,本站查实后将尽快删除。谢谢您的支持!
诉讼指南

如何请律师 | 教您打官司 | 诉讼流程 | 诉讼须知 | 起诉应诉 | 诉讼举证 | 诉讼代理 | 案件审理 | 案件执行 | 上诉与申请 | 信访接待 | 立案指引 | 举证指引

合作网站 友情链接
关于中律 | 网站地图 | 站务合作 | 诚聘英才 | 广告服务 | 法律声明 | 帮助中心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2005-2015 148com.com 中律网 版权所有 鄂ICP备0810126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