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文库

全面收录各类法律文书合同资料

(2006)赣中行终字第28号

2008-04-07 来源:互联网 作者:佚名
核心提示:行政判决书 (2006)赣中行终字第28号 上诉人(原审第三人)魏盛庭,男,汉族,1963年3月19日生,安远县人,农民,住(略)。 上诉人(原审被告)安远县镇岗乡人民政府。 法定代表人唐洪波,镇岗乡人民政府乡长。 委托代理人汪助成,方正法律服务的法律

行政判决书

(2006)赣中行终字第28号

上诉人(原审第三人)魏盛庭,男,汉族,1963年3月19日生,安远县人,农民,住(略)。
上诉人(原审被告)安远县镇岗乡人民政府。

法定代表人唐洪波,镇岗乡人民政府乡长。

委托代理人汪助成,方正法律服务的法律工作者。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魏盛森,男,汉族,1942年5月8日生,安远县人,农民,住(略)。

委托代理人陈伟新,江西凯莱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魏盛庭、安远县镇岗乡人民政府因林业行政裁决,不服安远县人民法院(2006)安行初字第1号行政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06年7月21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上诉人魏盛庭及委托代理人,上诉人安远县镇岗乡的委托代理人汪助成,被上诉人魏盛森及委托代理人陈伟新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安远县法院审理查明:2005年4月23日,第三人魏盛庭申请被告调处与原告魏盛森在祥树垇发生的茶山使用权纠纷。被告于2005年8月31日作出(2005)镇府决字第001号处理决定书,决定书依据第三人提供的1953年其父魏佐贱二富字二八五五号土地房产所有证,认为争议的山场叫祥树垇或来路坑,原告魏盛森所持有的1983年来路坑泉水湖的自留山使用权证的界址是在魏盛庭祥树垇茶山的范围之内。又依据汪荣同、李启荣等人的证人证言,富长村所有的祖传茶山各家的归各家管理收益,都以1953年土改时的土地房产所有证为依据,对祖传茶山都没有另发新照。因此原告魏盛森取得来路坑泉水湖的自留山使用权证与客观事实不符。被告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森林法》第十七条第二款、《江西省山林权属争议调解处理办法》第二十一条的规定,作出如下决定:一、座落在地名祥树垇,来路坑,东田堪,南岽崎,与本组魏福来的油茶山相邻,北岽崎与本村许屋段汪荣同的自留山相邻的油茶山使用权归魏盛庭,山林所有权归银坑山集体所有。二、对魏盛森在魏盛庭油茶山上种植120株的柑桔树仍由魏盛森经营管理,魏盛庭不得损坏。

魏盛森对被告的处理决定不服,向安远县人民政府申请复议。安远县人民政府作出安府复决字(2005)7号行政复议决定书,维持镇岗人民政府作出的(2005)镇府决字第001号处理决定。

原审法院认为,被告镇岗乡人民政府所作的处理决定认定事实不清,主要证据不足,首先是被告认定争议山场叫祥树垇或来路坑,祥树垇与来路坑是否属于同一地名,没有相应证据予以证实。其次,被告单凭第三人魏盛庭提供的1953年的土地房产所有证就认定此证祥树垇的界址包括原告魏盛森现种植柑桔的来路坑泉水湖,证据不足。此证所载祥树垇的四至界址为东田墈,南岽崎,西岽岗,北岽崎,按规定以最近地物标为界址,此证的界址范围并不包括来路坑泉水湖山场。第三,被告处理决定所依据的证人证言,是第三人魏盛庭的代理人调查的,陈玉锋和第三人的代理人一起参与调查,又以被告指派人员的身份具体负责纠纷的调处工作,在本案中存在厉害关系,可能影响案件的公正处理。所以被告提供的证人证言本院不予采信。相反,原告提供的证人证言却证实,来路坑泉水湖原是魏佐崎的祖传茶山。而并非魏佐贱的祖传茶山,因魏佐崎在富长村已无后人,把此山分作自留山,与祖传茶山归各自管理,没有另发新证的作法并不矛盾。事实上原告魏盛森已拥有1983年颁发的来路坑泉水湖的自留山使用权证,且对来路坑泉水湖开发经营有近十年的时间。居于上述分析,本院认为,被告的处理决定认定事实的主要证据不足,此具体行政行为应予撤销,原告的诉讼请求,本院予以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五十四条第(二)项第1目的规定,判决如下:撤销被告镇岗乡人民政府于2005年8月31日作出的(2005)镇府决字第001号处理决定书。案件受理费210元,其他诉讼费400元,合计610元,由被告镇岗乡人民政府负担。

上诉人魏盛庭、安远县镇岗乡人民政府同称:上诉人魏盛庭向一审法院提供的1953年土改时期的二富字第2855号(土改房产证)真实地反映了祥树垇茶山的使用人。由地类别,四至界址,这与被上诉人的争议山有不可替代证据关联。一审则以该证与本案无关联性而不予认定。被上诉人1983年的0031694号自留山使用权证,是其利用职权在林业三定时期个别地区对分山到户工作经验不成熟、法律政策不到位的情况下,采取欺骗的方式,强占他人的茶山,一审却偏听偏信并对该证据予以确认。本案中有众多证据证明,在林业三定时,原富长大队凡是茶山都按1953年的《土地房产证》确认的山林使用权为原使用使用、受益,绝对没有重新划分。重新分配的自留山是原生产队的松树山、杉树山和杂树山,可一审法院不采信这一客观事实的证据。本案争议山自分山到户后一直由上诉人魏盛庭使用受益,1996年被上诉人在该山种果树起,上诉人不间断向相关政府组织反映,要求被上诉人停止侵权行为,赔偿由此遭受的损失。一审法院却视被上诉人的侵权行为合法。综上,一审判决认定事实错误,审理有失公正。请二审法院依法改判。

被上诉人魏盛森辩称:1、被上诉人镇岗乡人民政府作出的具体行政行为及事实不清;上诉人魏盛庭1953年《土改房产证》的茶山地名为“祥树垇”,而被上诉人1983年自留山记载的地名为“来路坑泉水湖”,现双方争议的地方就是“来路坑泉水湖”的范围,而根本与上诉人的“祥树垇”无关联。被上诉人在1983年林业三定时是以荒山分给做自留山的,并且从九十年代就在此种果树至今。而上诉人却以1953年的《土改房产证》和1981年富长大队十五生产队集体所有的山林权证来主张权利。被上诉人镇岗乡人民政府根本没有查明上述事实。2、镇岗乡人民政府的处理程序违法。镇岗乡人民政府在立案后即派司法所的陈玉锋去调查取证,而陈玉锋又与上诉人魏盛庭的委托代理人陈华荣一道去调查取证,并且将有关证据作出定案依据。因此,作出乡政府负责处理此案的陈玉锋在本案中既是运动员,又是裁判员的角色,镇岗乡人民政府严重违反行政处理程序。一审法院依据事实和法律作出的判决是正确的。请二审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经开庭审理查明的事实除与一审查明的相同外,另还查明,1953年政府颁发给上诉人之父魏作贱的土地房产所有证中载明祥树垇水田范围,东路、南西北均为山。从中可证明祥树垇地名的范围,祥树垇并不包括来路坑。还有上诉人称,自己祥树垇山场的南边是与魏福来山场的北面相邻,但魏福来的土地房产所有证来路坑茶山的北面并非记载为与上诉人山交界,而是注明“北斗”。因此,上诉人提出自己的祥树垇山场南面与魏福来山相邻。现争议山属自己祥树垇山场范围的主张没有依据。

本院认为,本案的争议焦点有两个,一是祥树垇和来路坑是属两个不同的山场,还是属于同一山场的两种叫法;二是祥树垇山场的四至范围是否包含现争议山场。首先从上诉人所提供的魏佐贱和魏福柄两人1953年土地房产所有证可以证明,祥树垇和来路坑是分别的两块不同山场,另外,从魏佐践1953年土地房产所有证中的祥树垇山场和水田的四至范围可证明均不包含现争议山场在内。因此说,镇岗乡人民政府在处理中认定上诉人魏盛庭的山场名称为祥树垇或来路坑,并且认为上诉人的祥树垇包含了现争议山场,属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从上诉人所在的富长大队1983年林业三定制定自留山登记册中载明上诉人分得长坑子,田罗垅两自留山,被上诉人魏盛森分给背夫坑、斋公坑和来路坑泉水湖等三块自留山,自留山登记册中载明的内容与双方所持自留山证内容一致,说明第三人魏盛森持有的003169号自留山使用权证是合法有效;因此,镇岗乡人民政府在处理中否定魏盛森持有林业三定自留山证的效力无事实和法律依据。原审法院判决撤销正确。上诉人魏盛庭提出现争议山是属茶山,包含在自己1953年取得的2855号土地房产所有证中的祥树垇山场范围内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上诉人安远县镇岗乡人民政府在提起上诉后,经本院合法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参加诉讼,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一条第(一)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四十九条第(2)款,缺席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上诉案件受理费计210元,实际支出费400元,合计610元。由上诉人魏盛庭和 上诉人安远县镇岗乡人民政府共同承担,各负担一半。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甘传洲

审 判 员 周培敏

审 判 员 钟起瑞

二○○六年八月十四日

书 记 员 肖建国
2008-04-07 来源:互联网 作者:佚名
分享到:



网友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密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中律网保持中立
头条推荐
热门法律知识
法律专栏热门文章
相关法律咨询
声明:中律网汇聚各类法律知识资料仅供大家学校交流使用,部分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提供,如认为侵害了您的权益。敬请告知,本站查实后将尽快删除。谢谢您的支持!
s
诉讼指南

如何请律师 | 教您打官司 | 诉讼流程 | 诉讼须知 | 起诉应诉 | 诉讼举证 | 诉讼代理 | 案件审理 | 案件执行 | 上诉与申请 | 信访接待 | 立案指引 | 举证指引

合作网站 友情链接
关于中律 | 网站地图 | 站务合作 | 诚聘英才 | 广告服务 | 法律声明 | 帮助中心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2005-2015 148com.com 中律网 版权所有 鄂ICP备0810126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