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式条款规则比较研究

2008-05-02 来源: 作者:佚名
核心提示:  ——对《合同法》和《国际商事合同通则》相关规定之解析   引言   作为20世纪合同法方面的焦点问题之一,   格式条款问题一直是我国的法学界关注的问题之一, 特别是在《合同法》颁布前后, 这方面的论著更是层出不穷。但遗憾的是, 一直以来, 国内有关格式


  ——对《合同法》和《国际商事合同通则》相关规定之解析

  引言

  作为20世纪合同法方面的焦点问题之一,

  格式条款问题一直是我国的法学界关注的问题之一, 特别是在《合同法》颁布前后, 这方面的论著更是层出不穷。但遗憾的是, 一直以来, 国内有关格式条款的讨论大都集中在消费者合同的讨论上, 而对商事合同中的格式条款问题讨论甚少。这一方面导致了国内对商事合同中的格式条款问题长期缺乏系统、清晰的认识, 另一方面也使《合同法》有关格式条款的规定过分偏重对消费者合同的规范, 而忽视了对商业合同中的格式条款的调整。

  《国际商事合同通则》(以下简称“《通则》”)是国际上公认的有关商事合同方面的最完善的规则体系之一, 对各国的合同立法和司法实践具有重大影响。分析《通则》中有关格式条款的规定, 并将之与《合同法》的相关条文进行比较, 不仅有利于国内加深对商事合同中的格式条款问题的认识, 也可以为国内格式条款问题的研究提供一个新的视角, 即从商事合同的角度分析《合同法》有关格式条款的规定的真实内涵, 并发现其中所存在的问题。

  下面笔者试按层次逐条对《通则》和《合同法》中的相关规定进行比较分析。

  一. 格式条款之概念

  (一) 条文

  《通则》第2.19条(按标准条款订立合同)第2款规定: 标准条款(1)是指一方为通常和重复使用的目的而预先准备的条款, 并在实际使用时未与对方谈判。《合同法》第39条第2款规定: 格式条款是当事人为了重复使用而预先拟定, 并在订立合同时未与对方协商的条款。

  (二) 学理分析

  上述两个条款是对格式条款概念的表述。

  从内容上看,

  《通则》和《合同法》对格式条款的概念的理解是完全一致的, 即一个格式条款必须具备以下构成要件:

  (1)由一方预先拟定; (2) 为重复使用之目的; 以及(3)在订立合同时没有与对方协商。

  所谓“由一方预先拟定”, 是指格式条款必须是在订约之前已经拟定好的, 而不是由双方当事人在反复协商之后才确定下来的。在这一点上, 在理论和实践中基本上没有人提出异议。

  所谓“为重复使用之目的”, 是指一方事先拟定格式条款, 必须是为以后多次重复使用。有学者指出, “反复使用只是格式条款的经济功能, 而不是其法律特征”, “反复使用并不是格式条款的本质特征, 而仅仅是为了说明“预先制订”的目的”。(2)其实不然, 法律之所以对格式条款作比较严格的控制, 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因为在格式条款的不断重复使用中, 对格式条款实际提出质疑的往往只是极少数人, 因此, 法律对提供格式条款一方给予一定的“歧视”, 实际上包含了对其从更多的其他合同当事人处获取不正当利益的一种惩罚, 因此, 如果对只为某次合同的订立而事先拟定条款的一方也按格式条款的规定进行规范, 显然对该方合同当事人不公。后一种情况实际上只能构成在合同解释中经常提到的“由一方提供的条款”。因此, “为重复使用之目的”应该是格式条款的构成要件之一。所谓“在订立合同时没有与对方协商”, 从文义上理解, 是指格式条款在被订入合同时, 没有经过合同双方的协商。在《合同法》颁布后, 这一条款受到了许多的批评。有学者指出: 格式条款应该是指订立合同时不能协商的条款, 而所谓不能协商, 是指对方当事人只能对格式条款表示全部接受或全部不接受, 即“要么接受, 要么走开”。(3)因此《合同法》第39条以“订立合同时未与对方协商”界定格式合同是不妥当的, “因为未与对方协商的条款并不意味着该条款不能与对方协商, 某些条款有可能是能够协商确定的, 但条款的制定人并没与对方协商, 而相对人也没要求就这些条款进行协商, 但这并不意味着这些条款便属于格式条款。”(4)应该说, 将格式条款理解为订立合同时不能协商的条款是合理的。但需要指出的是, 仅仅将“不能协商”简单地归纳为“要么接受, 要么走开”还是不够的, 必须探求“不能协商”的缘由, 才能对之有深刻的认识。从一般意义上讲, 格式条款的接受方之所以“不能协商”而只能全盘接受格式条款, 最主要的原因无外是(1)合同双方地位上的不平等; 这往往体现为作为弱者的合同另一方只能选择格式条款提供方作为合同对手或者由于他谈判能力太弱而无法要求对格式条款作出修改等等; 以及(2)对格式条款进行谈判的成本和花费太高; 即为争取对格式条款进行对自己有利的修改, 格式条款接受方所花费的成本比所获得的利益更多。(5)因此, 所谓“不能协商”, 其实质并不是格式条款接受方不可以要求协商, 而是其没有足够的协商能力或者协商的成本太高。不过, 需要进一步指出的是, 以上两段的论述主要适用于消费者合同的情况。如仅就商业合同而言, “没有协商”在一定程度上比“不能协商”更适合于描述商事合同中的格式条款。以在国际贸易谈判中的要约和反要约中经常使用的一般条款为例, 这些条款是最常见的格式条款, 但它们并非完全不可协商。因为, 首先合同当事人的地位是平等的; 其次, 在合同双方要约与反要约的过程中, 双方都使用自己拟定的一般条款, 实际上已有了协商的意思。之所以将这些一般条款作为格式条款处理, 主要是因为合同双方都没有就该等一般条款具体地进行过协商。因此, “没有协商”才是对这些格式条款的特征的最好描述。也就是说, 就商业合同中的格式条款而言, 《通则》的规定是准确的。

  二. 格式条款之订入合同

  (一) 条文

  《通则》第2.19条(按格式条款订立合同)第1款规定: 一方或双方当事人使用标准条款订立合同, 适用订立合同的一般规则, 但应受到本章第2.20条至2.22条的约束。

  《合同法》第39条第1款规定: 采用格式条款订立合同的, 提供格式条款的一方应当遵循公平原则确定当事人之间的权利和义务, 并采取合理的方式提请对方注意免除或者限制其责任的条款, 按照对方的要求, 对该条款予以说明。

  (二) 学理分析

  上述两个条款是对格式条款订入合同的原则性规定。从两个条款的内容看, 两者差异颇大。这主要是因为《通则》是从一般的格式条款订入商事合同的角度作出规定的, 而《合同法》是从作为免责条款的格式条款订入合同的角度出发作出规定的。免责条款被以格式条款的形式订入合同时, 必须合理地提请格式条款接受方当事人的注意, 这是一个普遍接受的规则。在英国普通法上, 如果免责条款在一份由一方当事人要给另一方当事人的文件中被列出, 或者在合同缔结时展示出来, 则只有免责条款的存在向受其影响的当事人以合理的方式提请注意后, 它才能成为合同的一部分(6)。

  不过, 虽然《合同法》第39条第1款规定的仅是格式条款提供方对免责条款的提示义务, 但按《合同法》颁布后国内学者较普遍的观点, 所有的格式条款在订入合同时均应合理地提请格式条款接受方的注意。“合同法只对格式条款中免责条款订入合同作如此规定, 是因为免责条款对相对人利益攸关, 有必要特别强调之故, 而不能对之作反对解释。”(7)因为如果格式条款可以不提请接受该条款一方的注意而直接订入合同, 则“由此而带来的后果必然是, 格式条款成为了一项具有强制力的法规, 对方当事人只有无条件地接受并执行的义务, 而没有同意或者不同意的权利, 这对消费者而言无疑是雪上加霜。”(8)应该说, 从保护作为弱者的消费者的角度来说, 这种理解应该是合理的, 通过把一个比订立一般合同时更严格的提示义务强加于格式条款的提供者, 显然有利于减少格式条款提供者滥用其经济地位损害消费者权益的可能性。但是, 就格式条款订入商事合同而言, 这样的提示义务并非必须。因为商事合同的主体都是从事经营活动的商人, 虽然可能在实际能力上有所差距, 但一般都是有相当的经营经验和知识, 并有足够的注意能力和交涉能力, 而不像企业经营者与消费者那样在经济地位、交涉能力上相差悬殊。因此在立法政策上, 无需向任何一方倾斜, 也就无需对作为提供格式条款一方的商人强制地附加一定的义务。因此, 如上所述, 《通则》第2.19条规定, 一方或双方当事人使用标准条款订立合同, 适用订立合同的一般规则。所谓适用“订立合同的一般规则”, 即适用与订立一个不使用格式条款的合同时适用的规则一样的规则。从《合同法》的角度讲, 也就是适用《合同法》第二章中有关要约与承诺的规则, 而按《通则》本身的解释, 即“一方当事人所建议的条款只有在对方接受的前提下才发生约束力”; 而该等接受一般应用明示的方式, “只有在当事人之间存在某种习惯做法或惯例时, 默示采用才能被承认为有效。”

  三. 格式条款之效力

  (一) 条文 《通则》第2.20条规定: 如果标准条款中某个条款是对方不能合理预见的, 则该条款无效, 除非对方明确地表示接受; 在确定某条款是否属于这种性质时, 应考虑到该条款的内容、语言和表达方式。 《合同法》第40条规定: 格式条款具有本法第52条和第53条规定情形的, 或者提供格式条款一方免除其责任、加重对方责任、排除对方主要权利的, 该条款无效。

  (二) 学理分析 上述两个条款是对订入合同的格式条款无效的情况的规定。

  按《合同法》第40条规定, 格式条款在以下几种情况下无效:

  (1)格式条款具有《合同法》第52条和第53条规定情形的;

  (2)提供格式条款一方免除其责任、加重对方责任、排除对方当事人主要权利的。

  按照《合同法》颁布后多数学者的观点, 所谓“免除其责任、加重对方责任”, 应以法律中原有的规定为准。“法律中原来规定出卖人应有某种责任而在格式条款中将之免除, 法律中原来规定买受人应有某种责任而将之加重, 都属这种情况”。(9)而所谓“主要权利”, 应根据合同的性质本身确定。(10)一般认为, “主要权利是指合同中主要条款规定的权利或法律规定的重要权利”。(11) 由于所有合同条款具有《合同法》第52条和第53条规定情形的均无效, 格式条款当然也不能例外。对这一点实践中基本没有异议。但是, 对提供格式条款一方免除其责任、加重对方责任或排除对方主要权利的, 是否必须一概认定为无效, 则值得商榷。在其他国家和地区, 一般对格式条款无效的情况都有“显失公平”这一条件。例如我国台湾地区“消费者保护法”第12条规定: “定型化契约中之条款违反诚信原则, 对消费者显失公平者, 无效”。另外, 还有一些国家的法律还规定, 在存在类似条款的情况下, 如果接受格式条款的一方明确表示同意, 格式条款可以有效。例如, 《意大利民法典》第1341条规定: “被确定条件有利于准备条件方的对契约责任的限制、解除契约权或者中止契约履行、或者为另一方当事人附加失权期间、限制抗辩权、限制与第三人缔约的自由、默示地延长或续展契约、仲裁条款或不同于法律规定的司法管辖的条款, 如果上述情形未以书面形式明确表示同意, 则所有这一些情形均无效。” 我国《合同法》将“显失公平”和“接受格式条款一方明确同意的除外”这些限制条件排除在外, 对于如此处理的理由, 有观点认为, 之所以将“显失公平”的条件排除, 是因为“实际上, 凡有这种规定的格式条款的, 莫有不显失公平的”, 而之所以将“接受格式条款一方明确同意的除外”这一条件排除, 则是“因为在一定情况下, 这种同意常常是不公平的”。(12) 由此可见, 我国《合同法》第40条实际上仅是针对消费者合同而设的。因为在商事合同的情况下, 一方面, 如前所述, 作为商事合同主体的商人之间在能力上相差不大, 不需要对某一方特别保护; 另一方面, 在许多的商事合同中, 上述的条款是普遍存在的, 而且得到普遍的接受, 如果硬性地规定为无效, 反而会阻碍商业的发展。以货物运输合同和银行贷款合同为例, 在这些合同中, 往往有较多的免除承运人或银行责任或加重另一方责任的条款, 如果一概地认为这些条款无效, 无疑会对整个运输业和银行业产生重大影响。而实际上, 这些合同中之所以作这样的规定, 是有其深层次的理由的。以银行合同为例, 银行之所以要免除自己的某些责任或加强借款人的责任, 是因为银行在贷款合同中是先履行义务的一方, 银行在放贷后为控制借款人还贷的风险, 必须对借款人进行必要的限制。 因此, 《通则》对商事合同的情况, 只是规定“如果标准条款中的某个条款是对方不能合理预见的, 则该条款无效”。同时又规定对方明确表示接受的情况除外。因为就商人而言, 一般假定他们都是具有专业知识的, 对行业内的商事合同中经常会出现那些免责或加重对方责任的条款, 都应该有一定的了解, 因此只要不是不能合理预见的, 该等条款也应该有效。而另一方面, 虽然某些条款是不能合理预见的, 也就是说, 是不经常的, 但鉴于商人之间在谈判能力和地位上基本平等, 因此如果接受格式条款的一方明确同意, 法律也就不必加以干涉, 强制地认定为无效。

  四. 格式条款之解释

  (一) 条文

  《通则》第2.21条(标准条款和非标准条款的冲突)规定: 若标准条款和非标准条款发生冲突, 以非标准条款为准。

  《合同法》第41条规定: 对格式条款的理解发生争议的, 应当按照通常理解予以解释。对格式条款有两种以上解释的, 应当作出不利于提供格式条款一方的解释。格式条款和非格式条款不一致的, 应当采用非格式条款。

  (二) 学理分析

  上述两个条款是关于格式条款的解释规则的规定。

  对于格式条款和非格式条款发生冲突时, 应当采用非格式条款这一点, 实践中甚少有争议。因为非格式条款是当事人经过协商之后确定的, 它显然比格式条款更能反映双方当事人在具体交易中的意图。而所谓的合同解释, 无非也就是探求合同当事人的意图。

  同样, 对于格式条款应作出不利于提供格式条款一方的解释, 在实践中也很少有人提出异议。因为“一个人要对其自己的意思表达不清负责, 他没有权利劝诱别人根据他对词句所假定的那种意思订立合同, 而却希望法院按另一种意思去解释(因为这样对他更有利)合同”。(13)实际上, 这一原则不仅适用于格式条款的解释, 也适用于任何一般合同条款的解释。

  在《通则》的第4.6条(对条款提议人不利规则), 也有相同的规定, 即“如果一方当事人所提出的合同条款含义不清, 则应做出对该方当事人不利的解释”, 只是《通则》是把它作为对任何合同条款的解释规则来处理的。

  值得注意的是《合同法》第46条关于“应当按照通常理解予以解释”的规定。在《合同法》的草案中是没有这一规定的, 但应该说, 加上这一规定是必要的。由于国内理论在以前一直强调对格式条款中接受格式条款一方的保护, 因此在实践中, 已经有一些案例, 根本不考虑按通常理解某一格式条款是否存在较明显歧义, 而只要格式条款有些许歧义, 就立即作出不利于提供格式条款一方的解释, 这实际上是不妥当的, 因为从语言学的角度说, 不可能要求格式条款中的每一句话都滴水不漏, 毫无歧义。但是, 即使是在《合同法》对之作出明文规定之后, 在实践中还是有人坚持应当直接作出不利于格式条款提供方的解释。而不应有按通常理解解释这一前置程序。(14)这实际上是对“按照通常理解予以解释”的内涵及其与“作出不利于格式条款提供方的解释”之间的关系在认识上存在偏差。 实际上, 所谓按“通常理解予以解释”, “指的是当提供格式条款的对方订约能力较弱时, 可以不按提供格式条款的一方的理解予以解释, 而是按可能订立该合同的一般人的理解予以解释”。(15)具体的, “在消费者为一方的定式合同(消费者合同)中, 应以消费者平均而合理的理解为标准加以解释。在商业性合同场合, 即定式合同条款适用于具有专门知识的商人时, 如海上保险条款、交易所交易条款等, 则就条款上使用的特殊术语解释时, 当依该术语所具有的特殊意义加以解释”。(16)也就是说, 所谓“通常理解”, 是指按一个合理的格式条款接受方的理解去解释, 而不考虑格式条款提供方的理解。因此, 这实际上已经是给予格式条款接受方一定的保护, 而且, 在通常情况下, 这应该就是格式条款接受方在订立合同时的内心意思。只有在按这种通常理解解释时出现两种以上含义时, 才有采用其中不利于格式条款提供者一方的解释。 结束语 从上文的比较分析可以看出, 我国《合同法》对格式条款的规定, 实际上主要针对的是消费者合同的情况, 而我国国内有关格式条款的理论, 也主要是围绕消费者合同的情况展开的。在这种背景下, 我国国内有关格式条款问题的实践, 自然地就形成了一种强调保护格式条款接受方的定势。当这种定势被引入到商事合同的情况时, 必然会造成对作为接受格式条款一方的商人的过度保护, 而使得提供格式一方的商人遭受不合理的损失, 进而阻碍了交易的正常发生。因此, 就目前的情形而言, 通过对《合同法》作出适当修改或作出司法解释的方式来强调格式合同规则在消费者合同和商业合同中的区别, 已经成为必要。而在该等修改和解释被作出之前, 理论界应该首先加强对商事合同中的格式条款问题的讨论。

  附录:

  1. 《通则》将格式条款称为“标准条款”(standard terms)。

  2. 王利明, 《对合同法格式条款规定的详析》, 转载于《民商法学》2000年第4期, 第18页。

  3. 孙鹏著, 《合同法热点问题研究》, 群众出版社2001年版, 第222页。

  4. 孙鹏著, 《合同法热点问题研究》, 群众出版社2001年版, 第222页, 王利明,《对合同法格式条款规定的详析》, 转载于《民商法学》2000年第4期, 第18页。

  5. 海因·克茨著, 周忠海等译, 《欧洲合同法》, 法律出版社2001年版, 第201页。

  6. Treitel, The Law of Contract, 转引自孙鹏著, 《合同法热点问题研究》, 群众出版社2001年版, 第226-227页。

  7. 孙鹏著, 《合同法热点问题研究》, 群众出版社2001年版, 第226页。

  8. 王利明, 《对合同法格式条款规定的详析》, 转载于《民商法学》2000年第4期, 第20页。

  9. 谢怀栻等著, 《合同法原理》, 法律出版社2000年版, 第71页。

  10. 王利明, 《对合同法格式条款规定的详析》, 转载于《民商法学》2000年第4期, 第23页。

  11. 谢怀栻等著, 《合同法原理》, 法律出版社2000年版, 第71页。

  12. 谢怀栻等著, 《合同法原理》, 法律出版社2000年版, 第71页。

  13. [英]A.G. 盖斯特著, 《英国合同法与案例》, 中国大自科全书出版社1998年版, 第142页。

  14. 胡志超, 《格式条款实务问题比较研究》, 载于《人民司法》2001年第1期, 第22页。

  15. 胡康生主编,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释义》, 法律出版社2000年版, 第71页。

  16. 刘春堂, 转引自王利明, 崔建远著, 《合同法新论·总则》, 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1996年版, 第499页。

  (摘自:中国涉外商事海事审判网)
2008-05-02 来源: 作者:佚名
分享到:



网友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密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中律网保持中立
头条推荐
热门法律知识
法律专栏热门文章
相关咨询搜查
声明:中律网汇聚各类法律知识资料仅供大家学校交流使用,部分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提供,如认为侵害了您的权益。敬请告知,本站查实后将尽快删除。谢谢您的支持!
诉讼指南

如何请律师 | 教您打官司 | 诉讼流程 | 诉讼须知 | 起诉应诉 | 诉讼举证 | 诉讼代理 | 案件审理 | 案件执行 | 上诉与申请 | 信访接待 | 立案指引 | 举证指引

合作网站 友情链接
关于中律 | 网站地图 | 站务合作 | 诚聘英才 | 广告服务 | 法律声明 | 帮助中心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2005-2015 148com.com 中律网 版权所有 鄂ICP备0810126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