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秀英:全力挑战黑心豆腐

2006-03-17 来源:北京青年报  作者:佚名
核心提示: “3?15”晚会上,李秀英以9万多张选票捧得“3?15贡献奖”奖杯。但她实话实说:“这个奖杯真不是好抱的。太沉了。   2003年夏,吉林人李秀英与丈夫、儿子来洛阳亲戚处。仅住一个月,过敏性体质的儿子因食掺有吊白块及其他五种化工原料的豆腐,不幸身患过敏性紫

 “3?15”晚会上,李秀英以9万多张选票捧得“3?15贡献奖”奖杯。但她实话实说:“这个奖杯真不是好抱的。太沉了。


  2003年夏,吉林人李秀英与丈夫、儿子来洛阳亲戚处。仅住一个月,过敏性体质的儿子因食掺有吊白块及其他五种化工原料的豆腐,不幸身患过敏性紫癜肾炎。该病将李秀英推向以生命为成本的维权路。为找到过敏原,母亲的本能促李秀英以4个月时间暗访了107家个体豆腐坊,40多天卧底其中两家。暗访结果:家家放置吊白块,没一家有营业执照、卫生许可证。而就是这种对人体极具伤害的豆腐还在日日出售。人民健康每日遭遇假冒伪劣之损害。


  俗话:人是铁,饭是钢。毋庸讳言,饭是毒的部分现实已成小康社会的顽疾,和谐社会的乱麻,法制社会的死结,科学发展观的掣肘。两会期间,食品安全成热门议题之一。民以食为天,食以安为先。人民代表强烈呼吁以责克毒、以民克毒、以法克毒。


  记者与李秀英晤面在“影视之家”宾馆。甫坐定,记者欲端杯倒水,李秀英制止,“我给你涮涮”,她拿杯到卫生间。哗哗水声伴着她的解释:“儿子的病把我整神经了,疑神疑鬼的,对什么都不放心。”


  ■豆腐有问题


  李秀英的心病原于2003年8月发生的一件偶然事件,该事件将普通人李秀英逼进虎穴,逼成打黑英雄。2003年7月,李秀英与丈夫、儿子从吉林到洛阳探亲。某日,李秀英在集贸市场买了一块豆腐。食后,18岁过敏性体质的儿子王君剑身上出现“火柴头般的紫点”。医院诊断为食物过敏。服药息斯敏后,紫点消失。5天后,李秀英在另家集贸市场又买了一块豆腐。儿子身上复现拇指般紫点,进而起疱、溃疡。洛阳市第三人民医院诊断为因接触过敏原导致过敏性紫癜肾炎。蛋白两个+号,血尿满视野。李秀英怕误诊,遂带儿子回家乡吉林,求诊长春医大二院,确诊无误后做了肾穿。医生问李秀英“孩子接触什么了?”待做过植物、大豆、海鲜、粉尘、金属、装修材料等皮试后均未发现过敏原。王君剑住院16天后出院。时肌疳200、尿素蛋13。


  2004年1月,李秀英带儿子求诊北京协和医院,继续查找过敏原。一番测试无果。时逢报载北京某工地民工因食豆腐丝发生集体食物中毒事件。该事件启发主治大夫,他将过敏原假设锁定馒头、豆制品上。


  “街头出售的馒头、豆腐里含有化工原料吊白块,孩子是否吃过?”吊白块,学名甲醛次硫酸氢钠,工业用漂白剂,主要用于印染业。《食品添加剂使用标准》中明令禁止“吊白块”不准用于食品添加剂。人如果食用掺有“吊白块”食品可引起过敏、肠道刺激、食物中毒。过量食用可使人肾脏、肝脏受损,引发癌症和畸变。一次性食用剂量达到10克有生命危险。李秀英排除了馒头。回族,严格进食清真食品的她一向自做面食。

大夫质疑提醒李秀英―――“豆腐有问题”。


  为求证儿子的肾病与豆腐有关,3月,李秀英咨询卫生检疫部门。在她被指使得“昏了头时才找对管事的。”“能做吊白块化验吗?”管事的回答只查大肠杆菌,其他不做。该回答令李秀英灰心,更令她寒心的是指使者、回答者的“脸难看”。在取证难、求告难、索赔难之下,李秀英走上自查自救险途。她不敢想象一条她预知的路。儿子病情发展下去,肾衰竭―透析―无钱―死亡。她眼看儿子浮肿日甚一日,直至出现高血压。母亲本能促李秀英必须尽快找到过敏原,只有找到才能对症下药,挽救儿子生命。李秀英始与死亡赛跑。


  ■看看洛阳究竟有多少黑心豆腐坊


  李秀英找到卖她豆腐的老穆,谎说学做豆腐。为示诚心,她花3万元买了一台现场制作现场销售的豆腐机。该代价使她顺利卧底老穆、老黄两家豆腐坊。老穆家工作间,李秀英说起当时进门情景,仍恶心欲呕。她形容“脏不忍睹”―――一地污水、满屋苍蝇、怪味扑鼻。


  塑料桶里盛着豆腐的原始材料―――好豆子、坏豆子、石块、沙子、草棍、土,它们竟一锅烩了。李秀英遂明白“浆水怎么是灰色的?”休息时,做豆腐用的布被小工当汗巾,甚至有小工在做豆腐的水池里洗澡,狗在做好的豆腐上撒尿。就是这样污浊不堪的豆腐竟在李秀英眼皮底下“变戏法似的”变白了。每次变白前,李秀英注意小工从一隐蔽处拿出两块东西,速扔下去。李秀英估计这就是她要找的吊白块。除吊白块,还有硼酸、土霉素、柠檬酸、工业色素、工业盐。李秀英不动声色地对小工施以烟酒。一周后,已跟小工熟络的李秀英也抓起两块“吊白块”,佯装往里扔,小工制止她:“大姐,不能再扔了,放多了会吃死人的。”“为啥放吊白块?”李秀英以学技术为由请教。小工实话实说:“增白、防腐、有韧性。”硼酸是为抗黏性,其余为混淆真豆腐颜色。“在哪儿买的吊白块?”“化工原料市场。”李秀英打听出毒豆腐销路―――各大菜市场、幼儿园、学校、部队、机关食堂。


  4月,李秀英速将吊白块事实报与大夫,大夫速对症下药。王君剑一天天消肿。过敏原是否与吊白块有因果关系?不少人质疑李秀英。她承认虽无白纸黑字证据,但儿子转危为安确是事实。司法鉴定虽可解疑释惑,但她一没钱做;二无证可查,无据可凭;三时过境迁,“果”从何来?此“果”非她不为也,实不能也。


儿子好转后,李秀英有理由收手暗访,但她没有。如果说此前她是跟过敏原较劲,此时李秀英则是跟行政不作为较劲。她要“看看洛阳究竟有多少黑心豆腐坊”。她想举报,但不坚决,也不成熟。家人反对,“扯那犊子干啥?”“当特务过瘾啊”。她遂瞒着家人以到外面找活干为由继续暗访。


  为证实“天下乌鸦一般黑”,李秀英又卧底同乐寨老黄家豆腐坊40多天,直到被驱逐。为卧底,李秀英买一身新衣服,烫发化妆,乔装火锅店老板。老黄半信半疑,待考察她家的豆腐机后,遂收她为徒。李秀英摸清他家吊白块藏在门后电表箱里。


  老黄作坊里养了一条叫“黑子”的烈性狗。李秀英留了个心眼,平时将吃剩饭菜讨好“黑子”,她怕有一天狗仗人势……7月一天,李秀英瞅准机会,趁人不备,将手伸进电表箱……后面发生的事,被她称之“三个没想到”。老黄就在身后。老黄边夺边骂:“我早就看出你不是真想学做豆腐的,说,你拿这东西想干啥?”李秀英辩称:“炸果子吃。”老黄不信。李秀英二没想到,老黄竟解开狗链子。她猜中老黄黑心,“他打坏我,还得赔,狗咬我,没责任。”这时狗爪一下搭她肩上,李秀英声音颤抖地冲黑子:“黑子、黑子,走吧走吧。”她没想到黑子竟舔了她右腮两下,走了。李秀英眼泪一下涌出,顿生感慨“人不如狗”。在老黄呵斥中,心慌意乱的李秀英走出作坊时自绊一跤,摔倒在地。老黄顺势拽着她的肩膀往外拖……膝盖、脚腕、脚面、脚趾流出的血染红5米血路。“疼得撕心裂肺”的李秀英给老黄跪下,求他放人:“我拿吊白块是为找出我儿子病因,我不会举报你。”老黄视李秀英的话为敲诈,“你想讹我吗?没门!我做这么多年了,多少人吃了也没事,怎么就你家有事?”李秀英维权代价―――双腿膝盖、脚踝、脚面、脚趾处的褐色疤痕至今鲜明。


  3月至7月,李秀英除卧底两家外,还暗访了105家个体豆腐坊。时间灵活机动,一两天、数小时不等。她的暗访方法是,蹲点农贸市场,然后跟踪到住地。其住地多分布在背街小巷、城乡接合处。如安乐、电厂、隧道局、东花坛、廛河、西工、涧西区、南村、付家屯、宜阳等地。经营者多为湖北人、安徽人、四川人、浙江人、少量本地人。107家作坊共同特点―――外表脏乱差。有些毗邻猪圈、厕所。内放六种非法食用添加剂。不吃自家豆腐,而买商店豆腐。没一家有营业执照、卫生合格证。


深入虎穴斗法,李秀英需以足够智慧、胆量支持她的谎话不被穿帮,尤其对她这个到洛阳不足一年的外地人尤具挑战性。斗智斗勇招数中,李秀英亮出的最后一招是3万元机器,十几个老板皆因到她家亲眼目睹后而许可她进入操作间。李秀英称该招“秘密武器”。


  被打伤的李秀英卧床半个月。巧合的是,母亲倒下时,儿子病愈出院。肌疳、尿素蛋趋于正常的王君剑对母亲所为浑然不觉。康复中的儿子反让李秀英矛盾重重。“举报?不举报?举报了什么后果?尤其对我这个外地人,打击报复太容易了。不举报又是什么后果?每天有多少人在吃毒豆腐,急性中毒的,慢性中毒的。举报,会断了做豆腐的财路,不举报,要断大多数人活路……”家人反对举报,“反正孩子快好了,还扯那犊子干啥?”终使李秀英下决心举报的契机是安徽阜阳劣质奶粉事件。大头娃娃的哭闹眼泪与儿子苍白浮肿的脸在她眼前反复“过电影”。她给自己找的举报理由是,“如果牛奶、奶粉是经济条件相对好的人的补品,豆腐则是大众食品,穷、富吃得起。但吃了毒豆腐,穷、富得不起这个病。”


  2004年7月29日,李秀英向洛阳市工商局举报了107家黑心豆腐坊。随后,她带有关部门查封黑窝点。但令李秀英奇怪的是,一家豆腐坊在查封时已锁门,过后,又照常营业。最让李秀英气恼及悲哀的是,竟有执法人员向她汇报:“大姐,我们真查了。”打黑将李秀英从漩涡深处卷到风口浪尖。一家媒体将她、制假老板、出租房屋业主组织一起座谈。被彻底暴露的李秀英告诫自己“开弓没有回头箭”。该座谈会上,李秀英与出租房屋业主激辩,她认定业主是帮凶。


  座谈会不久,华山路上,李秀英与电厂豆腐坊老板狭路相逢。骑三轮车的老板将骑自行车的李秀英从车上拽下,挥拳报复举报。他边打边骂“你他妈脑子进水了,害得我们生意不好做,我们也是养家糊口……”李秀英脑门、面颊、胳膊肘红肿、起包。挨打不久,媒体请李秀英带领前往黑作坊拍照,她一口答应。出发前,她告知110。110仅提醒她注意安全。结果如她所料,她被20多人包围。指责、嘲笑、谩骂“缺心眼”、“脑子进水了”、“精神病”、“吃饱了撑的”、“出风头”……李秀英反唇相讥“你们要是摊上我这样的儿子,你们也会得精神病。我儿子要有个三长两短,我就用炸药炸了你们。”湖北豆腐坊老板冲她交底:“我们都在这儿做了15年了,也没见像你这样较真的。”


■自曝业内黑幕


  政府打黑行动多少使老穆良心发现,另经李秀英做工作,老穆愿以招代罚―――对媒体自曝业内黑幕。


  老穆在洛阳做豆腐8年。他说,做豆腐加淀粉、做豆腐皮加“吊白块”是惯例。“吊白块”在作坊里藏得非常隐蔽,执法人员根本找不到。


  1斤黄豆市场价近2元,筛选后,便是2元多。做豆腐用的食用石膏一小袋就100多元。做1斤豆腐,毛利约为3角钱,除去开销,每天净赚三四十元。这样的收益仅能养家糊口,孩子正上大学,每年需要1.5万元,所以要挣钱就必须“巧”做。如果严格按规矩来,做豆腐肯定赔钱。如豆腐浆中掺过期玉米淀粉,原本能出35公斤豆腐,掺0.5公斤淀粉后就能出45公斤。点豆腐本该用食用石膏,但为降低成本就用非食用石膏,有的作坊到医院捡医用石膏。豆腐上色的传统工艺本该用红糖熬浆,但所有作坊以色素替代。做豆腐皮掺“吊白块”是为加大韧性,将其做薄。豆腐干、豆腐卷里放的是工业盐和色素,可闻到刺鼻酸味。街上卖的豆腐干百分之百是多种化学原料炮制的,他们说用酱油泡出来的,那是百分之百的谎言。鉴别豆腐是否有“吊白块”的简易方法―――闻。放“吊白块”的豆腐不仅没豆香味,还有股刺鼻味道。


  被查封的老穆向媒体道业内希冀,“大多数做豆腐的都不想东躲西藏打游击。我们希望在政府监管下成立行业协会。让人们吃上放心的品牌豆腐。这样的话,要比现在有赚头,名声也好听。”


  ■关键是执法部门的执法力度


  媒体将李秀英从救儿慈母变为打黑穆桂英。她现接到全国上百个求医问药电话,洛阳即有100多个。患者绝大多数为过敏性体质青少年。咨询她如何查过敏原,如何对症下药?两个最严重患者,桂林张某大肠出血,浙江余某紫癜未消,但至今未找到过敏原。李秀英从电话范围分析,“吊白块”这一隐形杀手遍杀全国。


  洛阳欧阳先生,今年72岁,他怀疑他的怪病与豆腐有关。两年前,他发现一吃豆腐就过敏,身上起疮,胃镜检查出肠胃有多处溃烂。他不敢肯定怪病与豆腐有因果关系,但他肯定食品中含“吊白块”绝对有害健康。类似欧阳先生“不敢肯定”又不甘否定的受害者还有多少?弱势百姓在取证这条长征路上欲找到“肯定”,无法承受的维权成本、法律漏洞、惹不起(强权强势)也赔不起(时间精力)的现实会使绝大多数甘认倒霉而选择沉默。而性刚烈、不认倒霉、以死讨说法的李秀英付出的物质成本是6.5万元医药费+3万元豆腐机。精神成本是卧底时的提心吊胆、出生入死及暴露后的挨打挨骂。体重下降20公斤。她单独上街,精神紧张是否有人跟踪,不去僻静之地。她女儿为救哥哥,初中毕业后辍学打工以维持家中生计。20岁儿子今后的道路需她操持一生……李秀英现打两份工。白天在一人家当保姆,晚上在医院做护工。


“3?15”晚会虽使李秀英抱得一个水晶杯,但她实话实说:“这个奖杯真不是好抱的。太沉了。”走过沉重的李秀英,其心态随视野纵深发生变化―――从憎恨老鼠到愤怒老虎。老虎渎职等于纵容老鼠犯法。只要老虎打盹,老鼠就会打洞,以致让人处处设防而又防不胜防。“豆腐是白是黑?关键是执法部门的执法力度问题。”


  行政不作为,一些商品就有原罪,一些服务就设陷阱,一些交易就含暴利,一些广告就玩虚假。结果是,广大消费者就被逼退到对市场失去信心的角落,进而产生对全社会的信任危机。市场将消费者训练成如何避免掉入假冒伪劣陷阱的专家、智者。掉进去了,算你倒霉,反之则幸运。这样的训练该笑还是该哭?还要以多少生命唤醒行政作为?


  长期以来,百姓对食品不安全这一顽疾的心态―――深恶痛绝、无可奈何。两会期间,有政协委员开出治疗顽疾猛药:一、官员问责制。问责与乌纱互为因果;二、打持久战性质的人民战争,以形成人人喊打假冒伪劣的社会氛围,使李秀英们不再势单力薄地孤身奋战;三、以法克毒。使无可奈何变有可奈何。


  对那些不幸掉进陷阱的人家,李秀英愿借媒体“

2006-03-17 来源:北京青年报  作者:佚名
分享到:



网友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密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中律网保持中立
头条推荐
热门法律知识
法律专栏热门文章
相关咨询搜查
声明:中律网汇聚各类法律知识资料仅供大家学校交流使用,部分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提供,如认为侵害了您的权益。敬请告知,本站查实后将尽快删除。谢谢您的支持!
诉讼指南

如何请律师 | 教您打官司 | 诉讼流程 | 诉讼须知 | 起诉应诉 | 诉讼举证 | 诉讼代理 | 案件审理 | 案件执行 | 上诉与申请 | 信访接待 | 立案指引 | 举证指引

合作网站 友情链接
关于中律 | 网站地图 | 站务合作 | 诚聘英才 | 广告服务 | 法律声明 | 帮助中心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2005-2015 148com.com 中律网 版权所有 鄂ICP备0810126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