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文库

全面收录各类法律文书合同资料

高某诉郧西县人民医院医疗侵权一案民事诉讼代理词

2008-04-07 来源:互联网 作者:佚名
核心提示:尊敬的审判长、审判员: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五十八条,我接受本案原告高传香的委托,担任其与郧西县人民医院医疗侵权纠纷一案的第一审诉讼代理人,现依据事实与法律,就本案争议的焦点问题发表如下代理意见: 一、被告郧西县人民医院擅自

尊敬的审判长、审判员: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五十八条,我接受本案原告高传香的委托,担任其与郧西县人民医院医疗侵权纠纷一案的第一审诉讼代理人,现依据事实与法律,就本案争议的焦点问题发表如下代理意见:

一、被告郧西县人民医院擅自聘用没有医生执业资格的人员单独实施医疗行为,本案中对患者张庆海实施麻醉和拟对患者实施破腹探查术的人员均不具备医生执业资格,属于非法行医行为,由此造成的严重后果由郧西县人民医院承担。

1、本案中对患者实施麻醉的柯昌禄和拟对患者实施破腹探查术的雷尚国,经查明均即不具有医师资格,又不具备执业证书,却单独承担重大麻醉手术,其行为严重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执业医师法》第十四条第二款“未经医师注册取得执业证书,不得从事医师执业活动.”和《 麻醉药品管理办法》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的规定“使用麻醉药品的医务人员必须具有医师以上专业技术职务并经考核能正确使用麻醉药品。”,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执业医师法》第三十九“擅自开办医疗机构行医或者非医师行医的,由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卫生行政部门予以取缔,没收其违法所得及其药品、器械,并处十万元以下的罚款;对医师吊销其执业证书;给患者造成损害的,依法承担赔偿责任;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和《疗事故

处理条例》六十一条所规定“非法行医,造成患者人身损害,不属于医疗事故,触犯刑律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有关赔偿,由受害人直接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的行为性质,属于非法行医行为。

2 、被告郧西县人民医院擅自聘用没有医生执业资格的人员单独实施医疗行为,违反《医疗机构管理条例》第二十八的规定“疗机构不得使用非卫生技术人员从事医疗卫生技术工作。”其行为是国家坚决予以取缔的行为。

二、被告所聘用的不具备医生执业资格的人员在实施麻醉的过程中严重违反医疗卫生管理法律、行政法规、部门规章和诊疗护理规范、常规,直接造成患者死亡的严重后果。

1、首先,被告违反《麻醉药品管理办法》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的规定“使用麻醉药品的医务人员必须具有医师以上专业技术职务并经考核能正确使用麻醉药品。”安排不具备医生执业资格的柯昌禄单独承担重大麻醉手术,为其错误地使用麻醉药品提供了前提,埋下了隐患。

2、其次,麻醉实施者在明知患者处于“失血性休克”的状态下,违反麻醉禁忌,在不具备对患者实施麻醉手术的前提条件下对患者实施麻醉,其行为违反《医院工作制度》中(第四十)手术室工作制度附项第七条的规定:“

手术前的各项准备工作,必须及时完成,如有脱水、休克、贫血等不利于手术的现象应先行治疗。”

3、再次,被告错误地选择麻醉方式,错误地选择麻醉用药,错误地实施麻醉术,直接导致了患者无辜死于盲目麻醉术中。

三、被告医院所作病历多处出现矛盾和与事实不符之处,这些错误证明被告在对患者检查和治疗的过程中存在严重过错。

1、医院在对患者身体检查的过程中存在严重过错。在被告的“郧西县人民医院麻醉记录单”上记录的受害人张庆海的体重为70 公斤,而在青曲卫生院的“三测单”上记录为55 公斤,两医院对同一患者在同一天检查的结果相差悬殊。到底哪个有问题的呢?张庆海生前个子不高,大概只有1 米 70左右,并且身材偏瘦,不可能有70 公斤。

2、“郧西县人民医院麻醉记录单”上记录的2003年10月

20日凌晨6:00Am输血500,6:30Am输血500,7:00Am输血500,这不仅与“临时医嘱单”上记录“5:30Am输血800ML”矛盾,而且也不符合事实。从调查笔录和调查所反映的事实来看,被告自始至终都没有给患者输血。因为直到将患者送入手术室,医院才叫患者家属取血,而20 分钟后患者家属取血回到手术室时,发现患者已经没有呼吸,手术医师正在按压患者的胸部,一会过后,医院告知患者家属张庆海已经死亡,并将患者尸体抬放在太平间里就不管了。

3、“郧西县人民医院护理记录单”记录“5:00Am输液1000ML”,这与事实也不相符合。从调查和对患者家属的讯问笔录上反映出来的事实是:患者从青曲卫生院转院过来的时候正在进行的500ML输液直到患者死亡都还没有输完,郧西县人民医院根本就没有给患者进行任何输液。况且从一般的医疗常识来看,输液容器不会超过500ML,一次给患者输液1000ML是不可能的。

4、“郧西县人民医院临时医嘱单”记录“5:00Am血交叉,执行者张新红”。而在事实上自始至终医院从未给患者做过血交叉。因为根据临床经验,做血交叉一般需要一刻钟的时间,而患者家属去取血仅花费了20分钟左右的时间,在这20分钟的时间里光找(叫)配血的人就花了十几分钟的时间,患者家属根本就没有看见张新红为患者做血交叉。况且做血交叉应该有做血交叉的病历单以及血交叉的结果,而医院却没有。可见医院根本没有给病患者做血交叉,而只是事后在病历上敷衍了事。

四、被告郧西县人民医院辩解“患者入院时间太晚,即使医师正确实施麻醉手术,患者也会死亡,医院已尽全力抢救”是没有依据的,因为其并不能提供“患者死亡不是由于没有医生执业资格单独错误地实施麻醉所导致”的权威医疗鉴定结论。

被告医院安排不具备医生执业资格的人员单独实施麻醉过程中,患者的血压突然消失,呼吸停止并死亡。患者家属即对患者的死因提出疑议。在患者死亡后的一天半的时间里,即直到2003年10月21 日中午11 时,患者的家属一直在医院要求医院给一个明确的答复,而医院总是一拖再拖,始终没有给出明确的答复,还一再推脱责任。在死亡原因不明情况下,被告应该预见可能发生医疗事故或事件,本应妥善封存保留治疗时使用的药品、残液及器械,并在患者家属对死因提出质疑的情况下,及时向卫生管理部门申请提出尸检,但其却未采取相关措施,延误了尸检的时间,导致丧失了尸检的条件。患者家属(原告)在与医院疑议的过程中,曾向医院提出过询问“你们这里能开场破肚验尸吗?”医院的答复是:“我们这里不能,就是能,也是一个鼻孔儿出气,你们也不信啦。”医院作为专业机构,理应知道发生医疗纠纷后应该做什么,在受害人家属已经提出尸检的情况下,应该提出申请尸检或告知受害人家属向医疗卫生机构提出尸检申请,而医院却一味推脱责任,置受害人的家属的疑议于不顾,所以应对此次医疗侵权纠纷承担责任。

五、被告郧西县人民医院的非法行医行为和医疗过错与患者张庆海的死亡之间有直接的因果关系。

国家对医疗人员实行注册医师制度并严厉禁止非法行医行为,正是对人民生命健康权的保护,被告郧西县人民医院违反医疗卫生管理法律、行政法规、部门规章和诊疗护理规范、常规,聘用没有医生执业资格的人员单独实施医疗行为虽然不是导致患者死亡的直接原因,但为患者的死亡提供了直接的隐患。

作为对患者实施麻醉的柯昌禄和拟对患者实施破腹探查术的雷尚国的医疗人员本身来讲,不具备医生执业资格,即表明其不具备相关医疗技术和临床经验,但其却单独实施重大手术,这是患者死亡的直接原因。

具体地说,卫生部在 1982 年 4 月 7 日颁布的《医院工作制度》中施行手术的几项规则的第七条规定“手术前的各项准备工作,必须及时完成,如有脱水、休克、贫血等不利于手术的现象应先行治疗。”显而易见,手术前如有脱水、休克、贫血等而没有先行治疗,将会导致不利于病人的后果。被告医院置《医院工作制度》于不顾,安排不具备执业医师资格的柯昌绿在患者张庆海处于“失血性休克”状态下即不具备麻醉条件的前提下选择错误的麻醉方式对其进行错误地麻醉,这是导致张庆海死亡的直接和最重要的原因。另外,医院在对患者身体检查的过程中的严重过错与患者的死亡有因果关系。病人的体重直接决定对病人实施麻醉的麻醉药量。由于体重检查和记录不实,就会导致麻醉师在麻醉时将

70公斤的体重的麻醉药量用在体重原本只有60 公斤的病人身上,这也是导致患者死亡的一个重要原因。

六、本案的性质不是医疗事故,而是由非法行医所引起的医疗侵权纠纷案件,故依法应适用《民法通则》及相关民事司法解释。

《医疗事故处理条例》第六十一条规定“非法行医,造成患者人身损害,不属于医疗事故,触犯刑律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有关赔偿,由受害人直接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所以本案不是医疗事故。《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参照<医疗事故处理条例>审理医疗纠纷民事案件的通知》第一条规定“条例施行后发生的医疗事故引起的医疗赔偿纠纷,诉到法院的,参照条例的有关规定办理;因医疗事故以外的原因引起的其他军疗赔偿纠纷,适用民法通则的规定。”

《民法通则》第一百一十九条对人生损害赔偿作了笼统性的规定,这是请求人身损害赔偿的法律依据。但具体的赔偿标准,《民法通则》没有明确规定。

2003年12月4日最高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第1299次会议通过的自2004年5月1日开始实施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对此作了详细的规定,并且其第三十六条规定“2004年5月1后新受理的一审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本解释的规定”,本案是5月14号起诉并受理的案件,显然应适用此人身损害赔偿司法解释。

七、被告的非法行医行为侵害了患者的生命健康权,给患者的家庭造成了严重的生活困难,给患者亲属带来了巨大的精神打击,依法请求被告给予原告的亲属以公正合理的赔偿。

患者生前是唯一还生活在其父母身边的儿女,他孝顺体贴父母,夫妻关系和谐,是整个家庭的顶梁柱,全家庭的生活都靠他来维持。现在他的父母已经年迈体衰,孩子尚幼小。被告的非法行医以及在医疗过程中的严重过错,侵害了患者生命权,给患者家属带来了严重的生活困难和无尽的悲伤,依法请求被告给予合理的赔偿,以使患者的父母能安度万年,孩子能顺利长大成人,并弥补给患者家属所造成的精神损害。

具体请求赔偿项目如下:

1、医疗费:580元

2、丧葬费:5320元

3、死亡赔偿金:*****元

4、抚养费:*****元

5、赡养费:****元

6、精神抚慰金:****元

7、处理事故人员费用:5184元

其中:①误工费:3600元

②交通费:426元

③住宿费:300元

④其他费用:858元

8、小孩教育费:*****元

以上共计:*****元,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计算。

综上所述,被告郧西县人民医院擅自聘用没有医生执业资格的人员单独实施医疗行为,本案中对患者张庆海实施麻醉和拟对患者实施破腹探查术的人员均不具备医生执业资格,属于非法行医行为,并且在实施麻醉的过程中严重违反医疗卫生管理法律、行政法规、部门规章和诊疗护理规范、常规,这与患者张庆海的死亡之间有直接的因果关系。被告郧西县人民医院侵犯了患者的生命权,依据《民法通则》及最新司法解释,依法请求被告赔偿原告医疗费等费用*****元,以维护原告的合法权益。

以上意见,敬请尊敬的审判长及合议庭予以采纳。

此致

敬礼!

郧西县人民法院

原告代理人:高传喜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本科生

二00四年七月十四日




2008-04-07 来源:互联网 作者:佚名
分享到:
关于民事 侵权 医疗 人民 医院 患者 麻醉 &ldquo 实施 &rdquo 新闻



网友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密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中律网保持中立
头条推荐
热门法律知识
法律专栏热门文章
相关法律咨询
声明:中律网汇聚各类法律知识资料仅供大家学校交流使用,部分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提供,如认为侵害了您的权益。敬请告知,本站查实后将尽快删除。谢谢您的支持!
s
诉讼指南

如何请律师 | 教您打官司 | 诉讼流程 | 诉讼须知 | 起诉应诉 | 诉讼举证 | 诉讼代理 | 案件审理 | 案件执行 | 上诉与申请 | 信访接待 | 立案指引 | 举证指引

合作网站 友情链接
关于中律 | 网站地图 | 站务合作 | 诚聘英才 | 广告服务 | 法律声明 | 帮助中心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2005-2015 148com.com 中律网 版权所有 鄂ICP备0810126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