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企业频道

国企改制与政府责任

2008-04-02 来源:互联网 作者:佚名
核心提示:针对国企问题的尖锐争论,不应该吵成了一锅粥。无论结局是否是殊途同归,但大家都是为国家和人民的利益而思考、谋划、献策、争论,目标应该是一致的。除非你是个买办想出卖我们国家的利益;除非因为你不理智,说不
针对国企问题的尖锐争论,不应该吵成了一锅粥。无论结局是否是殊途同归,但大家都是为国家和人民的利益而思考、谋划、献策、争论,目标应该是一致的。除非你是个“买办”想出卖我们国家的利益;除非因为你不理智,说不到点子上,胡谲乱骂、煽动人们的情绪。前者是用心险恶,后者是牢骚满腹(也可能别有用心),都是在误导我们的思路。前段时间厉以宁所说的‘顶住互联网的压力’我猜测就是指后者的压力,吴敬链最近说的反思改革也未必就是马后炮。有些网友睁不开眼的骂声是针对前者的企图。如果是后者,言辞显然有些出格,大可不必兴师动众口诛笔伐。应该与人为善地对待人和看待问题。
  一个国家出台的政策对与错不能让几个什么“家”来承担责任,正像一个美国总统说的那样,经济学家的话你不能相信,他怎么说都是对的(大意)。也像我们生活中算命的,你碰到什么事情都料到了。说白了还是看我们怎样决策。一个简单的道理,你要是有一点理智,我让你杀人,你去吗?你说误导也罢,掌握了话语权也罢,那是当时形势的需要。你有高明的策略你怎么不说出来,又为什么不让你说?现在改革出现了一些问题,引起人们的严重不满,也许人们没地方发泄在找“替罪羊”,于是他们就成了靶子。
  国企不能就国企说国企,它是个非常复杂牵涉面很广的问题。指望单方面的国企改革不可能有多好的效果。学者喜欢用一些军事术语来形容我们的一些改革,比如“攻坚战”之类的。我们知道要打好一场战役,就要做好充分的谋划和准备。如果要从一个地方突破或者撕开一个口子,也需要其它方面的配合;口子被突破或者撕开以后,后续的部队也要跟上,否则突击部队就会有被歼的可能。类比到国企改制就是要有配套措施。
  而所谓停止国企的改制呼吁多少有些不讲实际,缺乏对国企现状的了解。改革开放后,国有企业改革经历了,厂长经理负责制,承包制,租赁承包制,合作制,现代企业制度的建立,各种招儿都用完了就是不见起色。朱榕基总理的三年国企的脱困扭亏目标。他雷厉风行的工作作风,严厉准确的措施,对国企加大了各方面的支持力度,但目标还是没能很好的落实。在《江泽民传》里也有他为帮助一家国有企业贷款5000万的事情。还有作为总书记的他为曾经工作过的一家国有企业面临倒闭而亲自给时任上海市委书记的吴帮国打电话要求无论如何要保住这家企业。可见政府对国有企业的爱之心切。国企沦落在于它已经失去了生存的环境,就像恐龙失去生存环境一样。虽然有成功的国企,但毕竟这样的例子很少,没有什么代表性。那是我们把有限的资源去喂少数的恐龙而已。李瑞环说,“经常性的问题从制度上找原因,普遍性的问题从规律上找原因”。而我们国有企业窘况和惨淡决不是个别现象。   从农村分田到户成功改革以后,城市的改革一直就以国企改革为突破口或者是主线。原来全国的国企是个大社会,一个国企就是一个小社会,它们承载着许多的社会功能。比如医疗、住房、甚至还有教育。我们国企改革中要还原企业的本来面目:就是以盈利为目的,让企业摆脱诸多的社会功能,轻装上阵。然而,当企业剥离了社会的功能以后,而这种功能社会却没能很好地承接,发生了断层。广大的职工失去了原来他们在企业的医疗、养老、住房、教育等等一系列的生活保障。这不是国企改制的错,而是政府在改革中政策转换和配套衔接上出现了问题,更是一些承诺政策在执行中不得力的问题。至于国有资产流失是另外一个问题,也完全能够避免。这种单兵突进没能配合的改革难免会出现问题招来人们的不满并遭到诟病。
  令人感到失望的是:我们的许多改革在出台削减老百姓福利的政策的执行上雷厉风行,比如教改、医改、房改;而在落实对老百姓的惠民政策时步履蹒跚,行动缓慢,比如社会保障。从这方面充分显现了一些政府在改革中急于甩包袱的心理和行为。上升到一定的政治高度就是一种不负责任。
  由于不协调不配套产生一些问题和引起思想上的一些混乱是必然的。甚至人们把出现的问题上升到意识形态的高度来评价改革的得失。现在有人批评由于国有企业的改制使职工失去了工人阶级领导地位。从改制前的“主人”跌落到现在的“雇员”。这种地位跌落的具体表现为:不能当家作主,以及住房、医疗、就学的市场化。这种转变和失落激起人们的强烈情绪。这确实是一个令人关注值得探讨的问题。从政府设计的改革的路径来说,都考虑到了,当企业通过改制剥离了社会的功能以后,要有社会承接这种功能。企业由改制前的管人改变成出钱,就是要足额上缴医疗、养老、住房等各种费用。如果是负责的企业,它不会减少任何的社会责任和付出。问题就出在不少的企业偷奸耍滑的企业,没能履行他们的责任,而政府又监管不力,这就造成了政府财政拮据不能承接和落实从企业转移出来的社会功能。如果政府再有甩包袱的心理和行为在企业改制过程再发生不如人愿的事情再正常不过了。至于当家作主,企业就是企业,企业不是家。柳传志在回答联想员工写的《公司不是家》的文章时说:不能把企业当成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家,在家里子女可以有各种缺点,犯各种错误,父母最终都是宽容的,企业则不可能是这样的。当然一个企业想要搞好,不调动职工的积极性是不行的。韦尔奇在管理中还强调员工的所有者意识呢,不仅仅只是动手,还需要他们动脑,使他们的工作富有创造性。这是管理思想和管理方法的问题。不是主人翁精神体现问题,更不应该是政治问题。在企业还是应该由企业的管理层去决策。至于企业的老板们不善待职工,职工依法维护自己的合法利益,政府严格执行法律来保护职工的利益。这是另外一个问题。这不是企业改制的过错。事实上,以前工人阶级的领导地位和主人翁精神主要在企业中没能体现多少。不要因为在企业失去了原来的医疗、养老、住房、教育等等一系列的保障,就认为缺失了主人翁地位。问题恰恰不是在企业中的缺失,而是在国家大政方针的制定中缺失。在社会保障体系未能建立,不能有效保证保障大批下岗职工基本生活保障的情况下,未能确立所有职工同等待遇的情况下,以及政府体制内的公务员和企业职工相比享有特权的情况下,采取减员增效,大批的职工买断工龄,并且不同的行业待遇相差巨大,使相当数量的工人从此失去了岗位失去了生活来源,与此同时,住房、医疗、就学的市场化改革严重增大了群众的经济压力,从而失去保障而不能得到解决,这才是主人翁缺失。企业剥离了办社会的功能,而这种功能社会却没能很好地承接,发生了断层,在改革中政策转换和衔接上出现了问题,而国家制定新的政策过程中没有老百姓的参与才是真正的主人翁缺失。偷奸耍滑的企业,想法设法不去上缴医疗、养老、住房等各种费用,而政府监管不力,管不好,却又不能被追究,这才是主人翁的缺失。最重要的主人翁地位的体现是要参与制定游戏规则,这恰恰是主人翁地位严重缺位的地方。游戏规则的制定者,才是规则的受益者。反思我们改革一方面经济发展突飞猛进,另一方面不少人利益相对受损。一个政府官员财产公示制度吵吵嚷嚷几年了,至今未能实施,不正是人民主人翁地位和民主的缺失吗?如果不缺位,住房、医疗、就学的市场化改革会那么严重地伤害老百姓吗?主人翁的地位的体现不仅要讲工人,还有农民,全国人民。目前在对改革的反思中,有不少的学者提到不要涉及意思形态、想绕过政治问题。比如,都私有化了(换句话说是民营化了)那我们的经济基础不就发生变化了吗?国有经济比例下降或者逐渐地消失会不会导致失去共产党的执政基础,从而社会主义彻底演变成资本主义。又比如,国有企业改制是违宪的,工人成了雇佣,工人阶级领导地位缺失。这都是人们关心的问题,你不能不说清楚!一句“不争论“恐怕到了现在已经很难服众。
  只可惜,小平他老人家不在啦,现在没有像他那样富有威望的领导人站出来说一句话就能了结使人心有余悸的话题争论。也许这个问题恰恰是我们饶不开的、必须面对或者是必须创新的重大课题。
  有统计资料说,全国国企的改制面已经完成了90%。我不知道这个数据是如何“捏”出来的。反正我所知道有不少数据是不可信的。再联系到我们这个小地方,事实上并不像报道中所说的国企已经有90%进行完了改制,如果这个数据是泛指全国的话也可以让人理解,但是它显然不符合我们的实际状况。我们把准备改制、正在改制和改制陷入僵局的国企如果都统统说成已经进行了改制。就我了解的实际情况看,国企改制面应该倒过来才算正确,虽然大部分已经开始了改制,但离结束还遥遥无期,我区国企改革现在是陷入僵局和困境。现在不少的企业由于前几年的不景气,又由于疏虞监管,形成只要工人不闹事,不上访,你怎么搞都行;而工人也天真地认为,只要你能发工资怎么搞也行,反正以后由政府管。形成对企业监管的失控,企业领导人既没有约束也没有激励。企业负责人各显神通,或开发或租赁或卖东西,只要有暂时的收入,能维持局面走一步说一步,至于长远的问题无人管无人问,最终造成企业资源的枯竭。同时也成了烫手的山芋。企业改制政策本着实事求是的原则采用的是一厂一策,自己解决自己的问题,自己消化自己的矛盾。现在不少的企业现有资源不能满足改制中对职工的那怕是最低程度的补偿,比如企业所剩资源不能足额缴纳职工的养老、医疗金。就是有意入主企业的看到这样的状况也望而却步,使改制暂时搁置。这是一个问题。另一个是企业在前些年由于种种原因土地基本上已经被支解,好的位置已经没有了,想实现变现非常困难。事实上现在企业值钱的就是土地,依现有的厂房设备去让人来投资是没有吸引力的。而职工要求得不到补偿什么也别弄,形成僵持的局面。所以许多的事情就在那拖着。
  我们的改革基本上都是政府推动性型的,游戏规则也是政府制定的,国有企业走到这一步很大程度上是政策调整的结果。原来有一句对中央政策感叹的话:中央请客,地方买单。现在的企业改制又何尝不是“政府请客,企业买单 “呢!比如,我们的改制文件中规定了职工养老、医疗等应该保障,但是如果出现了缺口,不能满足时怎么办却只字未提。指望改制企业自己解决自己的问题,自己消化自己的矛盾,或者是一种幻想,或者就不准备给职工兑现。
  政府要切实解决企业改制中存在的问题。有以下几种情况。
  对已经改制的企业要监控和纠错要给这些经理们说明白。进行企业改制是为了搞好企业,搞好企业是为了多盈利。办企业就是为了资本利益的最大化。在实现利益的同时为社会提供服务,提供就业。什么客户是上帝等等那都是策略。但是我们应该明白要想把企业搞好自己一个人是不行的。还要调动员工的积极性。单纯的动手的劳动是机械性、重复性的,要有跳跃性的进步必须依靠人的智慧和新技术的结合,才能创造更多的财富。资本也只有和知本、劳动力结合才能产生更多的资本。企业需要的员工不仅仅是只是动手的,还需要他们动脑,使他们的工作富有创造性,也只有充分地调动员工的积极性才能更好地发展企业。这个基本的道理连资本主义国家的管理者都明白,而我们有着悠久人文历史的社会主义中国就更不能漠然了。要明白企业改制以后,东西到了你的手里,你也许大发了,可并不能说明你的能力有多强,水平有多高,那是改制中政府给予的诸多优惠政策,转眼间兑变为自己十几倍几十倍的巨额收入。就不要自诩为经营资产的高手,实现了从经营产品到经营资产的提升,而津津乐道把自己当成什么典范。你是否真有本事就看你能否调动员工的积极性,怎样去改进设备,提高技术水平,增强产品的竞争力,增强企业的核心竞争力,扩大市场的占有率,使企业发展壮大。这才证明你的能耐,而不是你把企业的厂房一拆,利用企业的土地搞房地产开发,使在改制中得到的资产更快地变现,把钱牢稳地装进自己的腰包完事儿。事实上人们所诟病的就是这样的所谓改制。如此改制完全背离原定的目标。对于这样的改制企业应该有回头看甚至秋后算帐的魄力和行动。
  对有正在改制的企业要帮助现在不少的企业现有资源不能满足改制中对职工的那怕是最低程度的补偿,而职工要求得不到补偿改制也进行不下去,形成僵持的局面。职工维护自身的利益是无可厚非的,并且应该得到应有保障,比如,现在不少的企业拖欠养老,工人到了退休年龄办退休数学手续的时候却要工人缴纳企业拖欠的那一部分,并且还有滞纳金。不然不给办理。企业已经无力缴纳,只好工人自己缴。这是对工人的极大不公。此类的问题,政府应该想办法解决,而不能放任不管,越是拖延损失越严重,而这些问题不会因为拖延自动消失,只能会累积更多的矛盾。在现在这个特殊时期可以采取一些特殊的政策,针对一些不能自顾的企业,可以少上点什么工程,拿出资金先把承诺给职工的东西兑现了或者补足差额,等企业改制后再收回。不能收回的算是政府为企业改制支付的成本。这样企业才能顺利改制。也许政府资金困难,但可以分期分批地进行。
  要调动企业的厂长经理要积极令人失望的是现在我们不少的企业领导对改制心有余悸,缺乏积极性。也许现在能支撑局面完全在靠一种责任心。现在社会上对国企改制的争论很激烈,在加上现在有企业的改制不是很顺利或者效果不是很明显,使厂长经理产生畏难和犹豫,有一种等等看的思想,不会积极主动的行动。一是企业的资产状况恶化,企业处于停产状态,恢复很难或者无望;二是不少的厂长经理个人没有经济实力。即便是企业的资产状况良好,厂长经理积极去推动改制也是在为他人做嫁衣裳。改制的结束也是厂长经理使命的结束。自己积极进行的改制就是在砸自己的饭碗,在危及自己的地位和利益。如果积极推动企业改制、勇敢牺牲自己的利益的厂长经理未能得到领导的理解和同情,最终落了个无人管无人问的地步,还怎么能指望他们积极呢?而厂长经理积极企业的改制又怎么能顺利进行呢!一个人的影响力和控制力是与他所能掌握的资源成正比的。现在由于企业基本上处于停产半停产状态,职工在某种程度上不依靠企业,所以现在的厂长经理领导力大大削弱或者降低,开展工作的难度非常之大,被指着鼻子挨骂的不乏其人。上面是因为工作不力挨批,下面是因为工作积极挨骂,成了受气桶,成了钻进风箱的老鼠,两头受气。以现在厂长经理的状况和预期怎么能要求他们在改制中去强力推进呢?指望用政治任务来要求对于将要一无所有的他们有多少的约束力呢?要想让厂长经理们在改制中有积极性,政府应该有相关的保护政策。不要让他们经常看似玩笑的说:不能相信组织了,要相信朋友。有些问题不是没办法,而是去不去想;有些事情不是不能做,而是愿不愿做。这也正是政府责任。而不能老是让人家经济学家当“替罪羊”。
  回到前面,所以说国企改制中出现的问题,这不是国企改制的错,而是政府在改革中政策转换和配套衔接上出现了问题,更是一些承诺政策在执行中不得力的问题。而国有资产流失正是政府不能有效监管的错!更说明了不但要有经济体制的改革,也需要政治体制的改革。
  如果说这些都是经济学家出的“馊主意”,他们应该承担责任的话,最后,我也和大伙一样拿“替罪羊”开涮几句。所谓的主流和非主流经济学家、左派与右派们怀抱着自己主张,各自摇唇鼓舌、唇枪舌剑谁也没能把对方说倒,更不能把对方击败。他们似乎在兴高采烈地玩着游戏,他们忙着并快乐着。而急切要一个明白的正是翘首期盼的老百姓,他们是忙着并痛苦着。成也改革,败也改革。经济发展着,贫富差距在拉大着,有人富的流油,有人穷的掉渣,有人在狂欢,有人在诅咒。社会在混乱中踯躅,在摸索中艰难跋涉。现在再也不能用“摸着石头过河”来糊弄人啦。我们要看到一个豁然开朗的局面,让人们离现实更近一些,更快地实现和谐社会的梦想吧!
2008-04-02 来源:互联网 作者:佚名
分享到:



网友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密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中律网保持中立
头条推荐
热门法律知识
法律专栏热门文章
相关法律咨询
声明:中律网汇聚各类法律知识资料仅供大家学校交流使用,部分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提供,如认为侵害了您的权益。敬请告知,本站查实后将尽快删除。谢谢您的支持!
诉讼指南

如何请律师 | 教您打官司 | 诉讼流程 | 诉讼须知 | 起诉应诉 | 诉讼举证 | 诉讼代理 | 案件审理 | 案件执行 | 上诉与申请 | 信访接待 | 立案指引 | 举证指引

合作网站 友情链接
关于中律 | 网站地图 | 站务合作 | 诚聘英才 | 广告服务 | 法律声明 | 帮助中心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2005-2015 148com.com 中律网 版权所有 鄂ICP备0810126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