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企业频道

国企改制中的投资缝隙

2008-04-02 来源:互联网 作者:佚名
核心提示:2005年以来,国有企业股份制改革和国有资产管理体制改革不断深化,18家中央企业重组,国资委直接监管的中央企业已减至169家。大型国有企业股份制改革步伐加快,目前,全国50%以上的国有及国有控股大型骨干企业已改
2005年以来,国有企业股份制改革和国有资产管理体制改革不断深化,18家中央企业重组,国资委直接监管的中央企业已减至169家。大型国有企业股份制改革步伐加快,目前,全国50%以上的国有及国有控股大型骨干企业已改制为多元持股的公司制企业。
  由于国企改制是一项涉及多方利益的长期工作,在国企改制不断深化过程中,各种问题接踵而来的同时,也给各类投资者带来投资机会和空间,如何寻找国企改制中的投资缝隙,并把握投资机会,这对投资者的智慧和技巧都是一个考验。
  不透明程序的缝隙
  从国有企业改制所走过的道路来看无外乎MBO和外资并购。由于MBO已经声名狼藉,引起民意反弹极大,导致社会操作成本很高。于是地方政府与国企高管为政绩和利益所驱使,转而以技术换市场的名义,高调引入外资,近日徐工引入凯雷,就是颇受关注的典型案例。
  事实上,由于此前的开放是否达到了引进先进管理经验与技术的目标,仍存在着激烈的争论,因此,外资并购在某种程度上不过是外资蚕食的代名词。如BP在中航油新加坡公司案发后,以4200万美元购买了原本估价2亿美元的股份。
  而这一切之所以能够发生,大多与国企改制过程中缺乏足够的透明度和公平环境有关。虽然大多数改制最初都是由政府部门和企业的母公司动议的,仅有约10% 多一点的改制是由企业经营者发起并推动的,而且大部分国企改制时的资产评估机构也是由政府部门与母公司聘请的,但大部分企业改制时的信息都是在企业内部传达,而较少广而告之,且协议转让的比例高达90%,竞拍性转让仅10%。
  在2004年国资委一系列规范产权交易的法规出台生效之前,国企改制中的产权转让确实在很大程度上存在内部操作,而缺乏较大的公开性和透明度。这种状况在一定程度上为投资者的进入打开了方便之门。
  拆除垄断门槛的缝隙
  在国企改制过程中,程序不透明还只是缝隙之一。国企改制本意上是为了解放束缚在国企身上的枷锁,建立一种有效的公平竞争机制,从而激发国企自身的活力,使企业和社会能够健康高效运转。
  众所周知,在高利润产业领域,国企一直处于垄断地位。垄断行业的高门槛总是把各种资本无情地挡在门外,各种行业准入瓶颈使外资和民资望洋兴叹。在改制初期,一些原本就处于行业垄断地位的企业,在改制中继续扩大垄断范围,进一步强化垄断优势,从而使垄断的社会成本不断加大。但是,随着国企改制的逐步深化,政府“打破垄断、鼓励竞争”的决心不断深入,这种换汤不换药的情况很难再持续。垄断行业门槛正在逐步降低,高利润领域的准入瓶颈也逐渐被打破,航空、铁路、电信、金融这些传统的垄断领域也正在建立面向各类资本的有效竞争机制。
  2005年3月11日上午9时30分,奥凯航空首次航班(天津 -长沙-昆明)正式投入航线运营,成为中国历史上首家“飞天”的民营航空公司,中国航空业国有资本垄断的坚冰终被打破。与此同时,铁路对社会资本的频频召唤,在2005年得到各方的积极响应。随着武广、石太、郑西客运专线、京津城际轨道交通、京沪高铁等一大批铁路项目的开工,多元化融资方式也更多地活跃在铁路改革的舞台上。
  纵观发展中国家改革经验,凡是市场竞争程度较高的国家,国有企业经济绩效也较好,如韩国、智利和墨西哥等。智利 1974年以后开始取消所有的进口定额限制,五年内将关税由94%降到10%,1978年解除了对国有企业产品的价格控制,并将部分竞争性产业中的国有企业非国有化,韩国也先后取消了对国内市场及对进出口的限制,墨西哥于80年代中后期基本上也取消了所有的价格管制,并且放开了对私人企业进入传统上是国有企业“保留地”的那些产业(如石化、化肥、港口、铁路交通、电力等)的限制。
  改革后,墨西哥国有企业的综合要素生产率约上升了75%,韩国约上升了36%,税前利润在销售收入中的比重三国也各增长了3~5个百分点,国有企业储蓄,投资差额占GDP的比重智利提高约3个百分点,韩国则从改革前的负值转为正值,墨西哥也略有上升,除智利国有企业每单位可变成本有所上升外,韩国和墨西哥下降了30%左右。
  由此可见,国企改制中打破垄断,建立有效市场竞争机制,为各类资本冲破垄断的坚冰,打开一条投资通道。
  成本转嫁的缝隙
  在程序不透明与打破垄断的缝隙中,国企改制的成本也是各类投资者面临的主要问题之一。在国企改制过程中,改制成本大约有多少、要如何筹集并支付成本,这是任何国企改制时首先面临的问题。
  世界银行资助由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企业研究所执行的《国有企业改制重组调查研究报告》指出:改制的成本一般包括:解除职工劳动合同的经济补偿金、偿还职工债务与拖欠的福利费以及职工的社保费用等等。
  报告比较了部分地方企业给职工的补偿费与企业转让价的结果是,约1/3企业的转让价格不足以支付其职工的补偿费,约14%的企业转让价与补偿费基本持平,剩下50%左右企业转让价大于补偿费。其中,中央企业改制时平均每户企业的支出为369533万元,平均每个职工的支出为1.4万元;而在地方,平均每户企业的支出为194155万元,平均每个职工的支出为4.05万元。
  此外,报告指出,除了补偿费等可货币化的支出,改制成本还包括承诺不解雇职工、不搬迁厂址、不改变企业主业等各种难以量化的成本,导致很多企业零资产或负资产转让。  2005年3月11日上午9时30分,奥凯航空首次航班(天津 -长沙-昆明)正式投入航线运营,成为中国历史上首家“飞天”的民营航空公司,中国航空业国有资本垄断的坚冰终被打破。与此同时,铁路对社会资本的频频召唤,在2005年得到各方的积极响应。随着武广、石太、郑西客运专线、京津城际轨道交通、京沪高铁等一大批铁路项目的开工,多元化融资方式也更多地活跃在铁路改革的舞台上。
  纵观发展中国家改革经验,凡是市场竞争程度较高的国家,国有企业经济绩效也较好,如韩国、智利和墨西哥等。智利 1974年以后开始取消所有的进口定额限制,五年内将关税由94%降到10%,1978年解除了对国有企业产品的价格控制,并将部分竞争性产业中的国有企业非国有化,韩国也先后取消了对国内市场及对进出口的限制,墨西哥于80年代中后期基本上也取消了所有的价格管制,并且放开了对私人企业进入传统上是国有企业“保留地”的那些产业(如石化、化肥、港口、铁路交通、电力等)的限制。
  改革后,墨西哥国有企业的综合要素生产率约上升了75%,韩国约上升了36%,税前利润在销售收入中的比重三国也各增长了3~5个百分点,国有企业储蓄,投资差额占GDP的比重智利提高约3个百分点,韩国则从改革前的负值转为正值,墨西哥也略有上升,除智利国有企业每单位可变成本有所上升外,韩国和墨西哥下降了30%左右。
  由此可见,国企改制中打破垄断,建立有效市场竞争机制,为各类资本冲破垄断的坚冰,打开一条投资通道。
  成本转嫁的缝隙
  在程序不透明与打破垄断的缝隙中,国企改制的成本也是各类投资者面临的主要问题之一。在国企改制过程中,改制成本大约有多少、要如何筹集并支付成本,这是任何国企改制时首先面临的问题。
  世界银行资助由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企业研究所执行的《国有企业改制重组调查研究报告》指出:改制的成本一般包括:解除职工劳动合同的经济补偿金、偿还职工债务与拖欠的福利费以及职工的社保费用等等。
  报告比较了部分地方企业给职工的补偿费与企业转让价的结果是,约1/3企业的转让价格不足以支付其职工的补偿费,约14%的企业转让价与补偿费基本持平,剩下50%左右企业转让价大于补偿费。其中,中央企业改制时平均每户企业的支出为369533万元,平均每个职工的支出为1.4万元;而在地方,平均每户企业的支出为194155万元,平均每个职工的支出为4.05万元。
  此外,报告指出,除了补偿费等可货币化的支出,改制成本还包括承诺不解雇职工、不搬迁厂址、不改变企业主业等各种难以量化的成本,导致很多企业零资产或负资产转让。
2008-04-02 来源:互联网 作者:佚名
分享到:



网友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密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中律网保持中立
头条推荐
热门法律知识
法律专栏热门文章
相关法律咨询
声明:中律网汇聚各类法律知识资料仅供大家学校交流使用,部分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提供,如认为侵害了您的权益。敬请告知,本站查实后将尽快删除。谢谢您的支持!
诉讼指南

如何请律师 | 教您打官司 | 诉讼流程 | 诉讼须知 | 起诉应诉 | 诉讼举证 | 诉讼代理 | 案件审理 | 案件执行 | 上诉与申请 | 信访接待 | 立案指引 | 举证指引

合作网站 友情链接
关于中律 | 网站地图 | 站务合作 | 诚聘英才 | 广告服务 | 法律声明 | 帮助中心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2005-2015 148com.com 中律网 版权所有 鄂ICP备08101266号